三江源科考组追踪报道之二【澳门威呢斯人有什

作者:林业

7月18日长江源考察组从格尔木经过西大滩到达海拔4800米的唐古拉兵站,19-21日考察格拉丹东核心区,发现了藏羚羊、藏驴和沙狐等野生动物,最大的一群藏羚羊达20多只。考察工作得到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工作开展顺利,队员精神状态良好。22日早晨6点前往曲麻莱县,对楚玛尔河、约古宗列核心区进行考察。到达唐古拉兵站后某些队员出现较严重的高原反应,在格尔木检查治疗,经过休息后,现在已经归队,继续进行科考。长江源组作业区海拔最高达5100米,该组考察的地区是三个组中平均海拔最高的。

青海省三江源自然保护区是迄今为止国内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自然保护区,也是世界上高海拔最大的湿地自然保护区,其主体区域位于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总面积达31.8万平方公里。自然保护区内初步划定了25处核心区,其中有8个湿地类型核心区、10个森林植被类型核心区、2个高寒草甸类型核心区和5个珍稀野生动物类型核心区。为了保护三江源的自然资源,国家林业局决定对三江源自然保护区进行科学考察,成立了以中国林科院江泽慧院长为组长的科考领导小组,并委托中国林科院牵头组织此次考察活动。 此次科学考察是在三江源过去研究工作的基础上,通过实地考察,摸清三江源的自然资源状况,特别是水资源、湿地资源、野生动植物资源、土壤资源、社会经济、草原与牧业等资源状况,确立三江源保护区的优先保护和重点保护地区,并对典型和代表性生态系统类型的核心区进行调整,为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申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总体规划提供科学数据和资料。 中国林科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杨忠岐副所长任科考队队长,科考队共有13名队员组成,分三个组:1、长江源头考察组:组长:杨忠歧;组员:魏建荣、苏化龙、李忠魁姓名专业单 位主要调查任务杨忠歧昆虫学中国林科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昆虫与生态系统调查魏建荣昆虫学中国林科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昆虫与社会经济调查苏化龙动物学中国林科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野生动物调查,湿地保护李忠魁水文学/经济学中国林科院科技信息研究所冰川、水文、水土保持与社会经济调查2、黄河源头考察组: 组长:李迪强;组员:吴波、周立志、杨正理姓名专业单 位主要调查任务李迪强保护生物学/ 生态系统管理中国林科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湿地,水文与生态系统、濒危动物调查吴波植物/景观生态学/地理/荒漠化中国林科院林业研究所植物、荒漠化、冰川、地质调查周立志野生动物学安徽大学野生动物与鼠害调查杨正理农业生态学/社会经济中国林科院林业研究所社会经济、草原与牧业调查张彦周昆虫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昆虫与生态系统3、澜沧江源头考察组:组长:李建文;组员:韩景军、李文柱、马强姓名专业单 位主要调查任务李建文植物学/生态系统中国林科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植物与生态系统调查韩景军土壤/地质中国林科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水文、地质、冰川、土壤调查李文柱昆虫学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昆虫与社会经济调查马 强野生动物学/地理中国林科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野生动物与社会经济调查 此次科考的重点区域是原划定的25个核心区和其它生态退化或破坏较严重的区域,特别是三江源头比较典型的湿地、冰川、湖泊,以及不同高山草甸草原类型区域。 科考的重点内容是考察三江源头的生态保护和建设治理现状,特别是生态脆弱性、生态受威胁程度,以及生态建设现状等。同时,重点关注保护区内城镇、牧区、林区、矿区的社会经济状况,生态或环境保护政策制定与实施状况。 此次考察意义重大,但条件艰苦,多数地区为无人区,海拔达4000-5000米,自然环境恶劣,且每个考察队员都是业务骨干,工作繁忙。但他们都踊跃地接受了考察任务,调整安排了他们自己现在正在进行的科研工作,挤出时间参加本次科学考察,表现顾全大局的可贵精神。中国林科院及中国林科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的领导非常重视此次科学考察,金副院长、杨忠岐副所长和刘世荣所长曾三次召开了科考队员动员会,对科考队员克服困难,勇于承担此次考察任务表示感谢,并鼓励全体队员为了保护“中华水塔”,代表中国林科院出色完成此次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考察队员中还有中国科学院动物所和高原生物研究所的4名科技人员。科考团一行13人将于7月13日启程,考察路线为: 长江源头组:西宁-格尔木-唐古拉-曲麻莱-治多-玉树-称多,主要考察格拉丹冬、楚玛尔河、索加玉树通天河、称多通天河、隆宝等6处核心保护区。黄河源头组:西宁-同仁-兴海-同德-玛沁-班玛-久治-玛多,主要考察江群、麦秀、中铁、军功、昌马河、阿尼玛卿山、多可河、年保玉则、约古宗列、雅砻江源头、星星海、扎陵湖-鄂陵湖等12处核心保护区。 澜沧江源头组:西宁-玉树-杂多-囊谦,主要考察昂赛、果宗木查、当曲、坎达峡、东仲-巴塘、江西、白扎等7处核心保护区。 我们期盼着三江源科考队圆满完成任务,并在他们考察工作期间,及时报道他们的工作。

由中国林科院组织的三江源科考队,7月13日出发,经过1个月的艰苦野外工作,胜利地完成了各项考察任务。除各组组长留在西宁继续收集有关资料外,其他考察队员已于8月13日顺利回京。科考队员的归来受到院所领导的热烈欢迎。森环森保所杨忠歧副所长、张锡津书记亲自到车站迎接,张久荣常务副院长和人教处陈建业处长、于辉副处长亲自接见了归来的队员们。张副院长对科考队的胜利归来表示热烈欢迎,并就队员们在高海拔条件下克服种种困难,表现出的高度的忘我工作精神给予了表扬。科考队员们表示将再接再厉,继续完成后续的标本鉴定分析、资料总结和报告写作工作。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黄河源考察组现在果洛自治州的久治县考察,他们克服了许多困难,已完成了7个核心保护区的科考任务。澜沧江源头生物多样性十分丰富,在李建文研究员的带领下,该组按计划认真地做好每项考察任务,队员身体状态良好。

此次三江源地区考察,分为长江源组、黄河源组和澜沧江源组三组。考察队到达了可可西里、昆仑山、唐古拉山等高海拔、条件非常艰苦的地区开展工作,最远行程达6000多公里,工作地区最高海拔近6000米。每到一地区队员们就与各县的县委县政府、县人大、政协等各方面进行访问座谈,宣传三江源保护区建设的重要意义,探讨当地的主要生态问题及其对策,收集自然资源、畜牧业、社会经济等方面的资料。此次考察特别对原三江源保护区规划提出的核心区进行了综合系统和深入的考察,掌握了各核心区大量的关键生态系统类型、物种组成及人口、放牧情况的第一手资料,对核心区和缓冲区进行了重新划分。通过利用卫星遥感资料、1:100000地形图和数码摄像机、GPS等先进技术手段,全面记录了个源头地区的自然、生态等情况,将为保护区规划、建设提供十分宝贵的和价值极高的基础资料,为成功申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做出了重大贡献。

中国天气网资讯:

有关科考成果将在后续报道中介绍。

盛夏,照例是青藏线最为繁忙的时节,大卡车、长途客车、小轿车、山地车……在高低起伏的高原上迤逦行进。 络绎不绝的车流中,一支由8辆越野车组成的车队引人注目。这支由专家学者和新闻记者共20多人组成的队伍,将奔赴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长江的源头地区,采集鱼类、水生植物、浮游动物、底栖动物的样品和标本,对那里的水生生物资源与环境进行首次科学考察…… 如果长江源区的水生生物再遭受破坏,“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将名不副实 此次考察活动自7月24日开始,由长江渔业资源管理委员会、世界自然基金会联合发起,中科院水生所、中国水产科研院长江所和青海省渔业环境监测站的专家共同参与,将在一周的时间里奔袭5000多公里。 “看,藏野驴!”“呀,还有藏羚羊!”……这些难得一见的高原精灵让大家兴奋不已。而本次科考队队长、长渔委办公室副主任赵依民此刻想得更多的,是长江和生活在其中的水生生物。 “6300多公里的长江中,曾经游动着包括中华鲟、胭脂鱼、‘长江三鲜’、‘四大家鱼’等在内的370多种鱼类,以及异常丰富的其它水生生物,其生物多样性仅次于亚马逊河。但是,如今这些都已经是历史了!”说起长江,赵依民心里沉甸甸的,“在各种人类活动的长期‘围追堵截’下,长江自金沙江以下江段的水生生物已是全面告急:鲥鱼等‘长江三鲜’已难觅其踪,中华鲟、胭脂鱼等更加稀少……” 在为保护长江中下游的水生生物呼吁奔走的同时,他把目光转向了长江源区:那里的鱼类和其它水生生物现状如何?截至目前,这一地区的水生生物,尚未引起人们的关注。 “应该及早对长江源区的水生生物做一次科学考察,把家底摸清楚!”他的这一想法,与自己多年的合作伙伴——世界自然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项目实施副总监王利民博士不谋而合。 王博士对这次科考还有别样的理解:“长江源区是我国受气候变化最敏感的区域之一。研究资料表明,自1960年以来这一地区持续增温,其幅度大约在每10年0.2摄氏度;这一地区的冰川与永久积雪面积持续缩小,河流和湖泊也不断萎缩。这些变化,无疑会对长江源区的鱼类等水生生物产生直接而深远的影响!” 几条小鱼、几个小虾,值得这么大惊小怪吗? 中科院水生所研究员王丁,是这支科考队伍中年龄最大的队员。当记者小心翼翼地提出这个问题时,他并没有笑话“小儿科”:“在许多人眼里,长江里的水生生物远没有藏羚羊、藏野驴等那么可爱、那么珍贵。其实,对于长江源区的生态系统来说,最关键的是水和其中的水生生物。如果长江源区没有了水生生物,其生态服务功能将大大退化,不仅对源区的水鸟等野生动物、植物产生直接影响,还会使长江下游的生态系统雪上加霜。” 他反问了一句:“都说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但中下游的生态系统已是千疮百孔、不堪重负,如果源区的水生生物再遭受不可逆转的破坏,我们的母亲河还能叫母亲河吗?” 高原鳅、裂腹鱼,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中顽强地存活下来,展示着生命的神奇 7月25日下午6点左右,经过1100多公里的长途跋涉,科考队到达海拔4600多米的通天河支流——楚玛尔河。队伍停了下来,开始在河里采集标本。但是,第一战却出师不利:网撒到洪流汹涌的河水中,连条鱼苗都没捞到。 当晚住在海拔4600米的唐古拉兵站。这时,高原反应越来越厉害,许多人头疼、心慌,一脸痛苦。6个人住在一个房间,听着同伴粗重的喘气声,心想明天能采到标本多好啊! 第二天上午,队伍向着此次科考的最高点——位于西藏安多县玛曲乡、海拔5100多米的通天河上游进发。天气虽然放晴,但运气却不好。车队转到土路上跑了几十公里,道路就被暴涨的玛曲河彻底冲毁。车队中的“猎豹”想加足马力冲过去,却深陷河中,另一辆越野车费了半天劲才把它拖回来。 前行无望,就地作业。青海渔业环境监测站的工程师唐文家等人卸下捕鱼工具,穿上皮裤,下到冰冷的河里采样。总算“有心人天不负”,居然捕到了10多条小鱼,最长的只有十几厘米。 “不错!不错!”唐文家很是兴奋:“这里海拔4700多米,年平均水温在0摄氏度左右,鱼1年才长一两公分。”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