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家基金18亿元主动买套,基金公司为何甘于主动

作者:农业

就在证监会批文即将失效时,从2011年就开始筹划定增的焦作万方(9.74,0.38,4.06%)(000612,收盘价9.36元)终于如愿,2日在大成、华夏等5家基金公司力挺下,成功融得近18亿元资金。然而记者注意到,公司股价明显低于10.64元/股的增发价,大成等基金溢价认购的行为,无异于是“主动买套”。

图片 1

  基金变身拿券通道 信托大手笔“抢滩”

那么,上述机构为何甘于主动买套呢?

热点栏目资金流向千股千评个股诊断最新评级模拟交易手机看股

  □本报记者 曹淑彦

融资额缩水四成

  每经记者 李智

  近期,定增市场上频现“活雷锋”。在一些公司的定增计划濒临夭折之际,信托公司或理财机构不畏价格倒挂和锁定期限面临的风险,主动“买套”,屡屡出手挽救定增于危难关头。业内人士透露,一般情况下,基金专户只是充当信托的拿券通道,而信托公司则借助股权质押、结构化等手段确保固定收益率。在多方合作模式之下,基金公司、信托、上市公司利益关联方之间,往往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玄机。

早在2011年底,焦作万方就披露了高达30亿元的再融资预案,计划以10.64元/股的底价增发股份,募集资金用于2*300MW热电机组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该方案在2012年9月7日获证监会审核通过,并于11月6日收到核准文件,需要指出的是,核准批复的时间仅有6个月。

  就在证监会批文即将失效时,从2011年就开始筹划定增的焦作万方(000612,收盘价9.36元)终于如愿,2日在大成、华夏等5家基金公司力挺下,成功融得近18亿元资金。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公司股价明显低于10.64元/股的增发价,大成等基金溢价认购的行为,无异于是“主动买套”。

  频频主动“买套” “活雷锋”拯救定增

然而,直到批文即将到期的2013年5月2日焦作万方才宣布实施定增。焦作万方昨日公告称,在4月3日发出80份认购邀请书后,泰达宏利基金、银华基金、金元惠理基金、大成基金[微博]和华夏基金[微博]5名认购对象提供了有效的《申购报价单》,有效申购股数为1.69亿股,并最终获配。

  那么,上述机构为何甘于主动买套呢?

  根据华鑫信托官网最新披露的净值信息,截至11月22日,华鑫信托慧智投资8号结构化投资净值已下跌15.19%,华鑫信托慧智投资29号-32号净值均下跌9.29%,华鑫信托东源9-12期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查询信托产品)净值跌幅也均高达14%左右。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最终只有5家机构参与,焦作万方本次定增股份发行数量下降不少,最终募得的18亿元与当初计划的30亿元相比,缩水四成。

  融资额缩水四成

  上述出现浮亏的信托产品,均是在上市公司的定增计划濒临夭折之际主动“买套”。

与此同时,焦作万方还宣布,董事会同意公司利用不超过5亿元的自有资金投资银行理财产品。因此部分投资者质疑,公司既然有钱理财,为何还要再融资?对此焦作万方证券事务代表马东洋对记者表示:理财也是合理利用闲置资金,选择的理财产品都是短期保本型的,有利于提高资金收益水平。同时他也表示,目前募集资金还没有到位,还有一些程序需要走。

  早在2011年底,焦作万方就披露了高达30亿元的再融资预案,计划以10.64元/股的底价增发股份,募集资金用于2*300MW热电机组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该方案在2012年9月7日获证监会审核通过,并于11月6日收到核准文件,需要指出的是,核准批复的时间仅有6个月。

  今年5月8日,监管层下发西部一家公司的定增批文,有效期为6个月。然而,今年6月之后其股价与定增价格(9.5元)长期倒挂,10月竞价发行阶段“无人问津”。就在定增批文到期日前夕,北京的一家银行系基金公司挺身而出,以9.5元每股的价格,耗资7.2亿元认购7578.94万股。11月16日,该公司宣布,非公开发行股票已完成。

公司预计上半年净利增60% 记者注意到,公司10.64元/股的定增价明显高于二级市场股价。根据公告,这一发行价是发行日前20个交易日均价的108.90%。换言之,五家参与定增的基金是在“主动买套”,作为有着雄厚研究团队作为支撑的基金公司为何主动买套呢?

  然而,直到批文即将到期的2013年5月2日焦作万方才宣布实施定增。焦作万方昨日(5月2日)公告称,在4月3日发出80份认购邀请书后,泰达宏利基金、银华基金、金元惠理基金、大成基金[微博]和华夏基金[微博]5名认购对象提供了有效的《申购报价单》,有效申购股数为1.69亿股,并最终获配。

  然而,当日该公司股票收盘价就徘徊在8.5元,这意味着,该基金刚刚出手就面临7000多万元的浮亏。截至11月29日,该股二级市场价格仍不足9元,依然未能突破当时的定增价格。其实,“活雷锋”并非这家基金公司。定增结果显示,实际的持股股东为华鑫信托旗下的4只信托产品。业内人士分析,这家基金公司可能只充当了华鑫信托参与定增的通道。

“机构参与,也是对公司发展前景的看好”。对于机构溢价买入的行为,马东洋称,除了一些比较特殊的时期,公司上市多年以来发展还是比较稳健的,另外机构也有配置方面的考虑。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最终只有5家机构参与,焦作万方本次定增股份发行数量下降不少,最终募得的18亿元与当初计划的30亿元相比,缩水四成。

  实际上,从发行情况报告书可以看出,该基金与华鑫信托“拯救”定增背后暗藏博弈。在首轮追加发行阶段,11月4日,该基金以9.5元申购1532.56万股,当日该股收盘价不足8.5元。由于申购金额远远低于拟募集资金上限9亿元,上市公司第二轮追加发行,但没有得到机构回应。于是,上市公司和主承销券商在11月6日启动第三轮追加发行,此时,距定增到期日只剩2天,该基金方才又以9.5元追加申购6046.384万股,当日该股收盘价未能突破8.6元。业内人士分析,越临近到期日,申购机构越拥有主导权,可以开出更“优惠”的条件。

记者注意到,在2012年出现亏损后,焦作万方今年业绩明显改善。此次增发募集资金涉及的两台发电机组已经先后投产,降低了公司用电成本,再加上政府补贴,一季度盈利7097.73万元。同时,焦作万方还预计今年1月~6月净利润在7000万元~9100万元之间,比上年同期增长60.36%~108.46%。

  与此同时,焦作万方还宣布,董事会同意公司利用不超过5亿元的自有资金投资银行理财产品。因此部分投资者质疑,公司既然有钱理财,为何还要再融资?对此焦作万方证券事务代表马东洋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理财也是合理利用闲置资金,选择的理财产品都是短期保本型的,有利于提高资金收益水平。同时他也表示,目前募集资金还没有到位,还有一些程序需要走。

  巧合的是,就在不久前,该基金与华鑫信托还完成另一场“拯救”行动。刚泰控股定增事项于今年1月底获批,期限12个月。11月8日其公告透露,申购期间只有该基金1家报价单,为有效申购,以13.72元申购其所发行的6253.64万股全部股份,耗资8.58亿元。然而,自今年9月底以来,刚泰控股的盘中价格未曾超过13.7元,定增完成公告日11月8日的收盘价只有12.68元,这意味着该基金“散财”3000多万元。根据结果,参与完成刚泰控股此次定增计划的实际持股方为华鑫信托-东源9-12期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是华鑫信托旗下的4个信托计划。

对上述业绩预测,马东洋称仍属较谨慎的估计,公司方面考虑了铝价波动和新发电机组是否平顺两方面因素,可能最终的情况还要好一些。

  公司预计上半年净利增60%

  该基金与华鑫信托组团“买套”拯救定增行动可以追溯到今年年初。梅花集团去年9月27日获得监管层定增批文,今年3月底批文到期前夕才完成定增计划,其中该基金是最大的申购机构,以6.27元的高价拿下14353万股,该价格是询价截止前日(3月21日)收盘价的107%。值得注意的是,最终持有这部分股权的是慧智投资8号结构化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为华鑫信托旗下产品。此外,参与梅花集团定增的第3大申购机构是昆明盈鑫叁壹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而昆明盈鑫背后控制人则正是华鑫信托。今年8月,昆明盈鑫有限合伙还参与了亿利能源的定增,昆明盈鑫壹柒、伍捌、伍肆、伍叁、伍陆、壹捌6个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5.35元的价格共申购48160万股,合计高达25.77亿元。这6家有限合伙的出资人均为华鑫信托,执行事务合伙人均为深圳华鑫盈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记者注意到,公司10.64元/股的定增价明显高于二级市场股价。根据公告,这一发行价是发行日前20个交易日均价的108.90%。换言之,五家参与定增的基金是在“主动买套”,作为有着雄厚研究团队作为支撑的基金公司为何主动买套呢?

  今年以来,资本市场此类的“活雷锋”机构为数不少。如11月26日,新兴铸管公布增发结果,公司以6.25元/股增发5.12亿新股,增发停牌前公司股价收于6.01元。其中,华融信托旗下的融汇3号权益投资单一资金信托计划和金轶权益投资单一资金信托计划分别认购8791.2万股、7192.8万股,招商财富-光大银行[微博]-兵工财务有限责任公司和招商财富-光大银行-中国华电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分别认购1600万股、3200万股,剩余的两家机构分别认购7977.28万股、2399.99万股。这些理财、信托资金合计出资19.48亿元,最终使得增发顺利完成。新疆一家化学原料及制剂上市公司此前披露的定增结果显示,此次定增认购对象中,除大股东之外,只有上海一家基金出面“捧场”,以6.78元/股的价格出资5.99亿元认购8841万股,发行价较公司公告前一交易日股价溢价12.62%。河南一家有色金属上市公司5月2日披露的非公开发行公告显示,以10.64元/股的定增价,向5家基金公司非公开发行1.69亿股,当日收盘价为9.36元。

  “机构参与,也是对公司发展前景的看好”。对于机构溢价买入的行为,马东洋称,除了一些比较特殊的时期,公司上市多年以来发展还是比较稳健的,另外机构也有配置方面的考虑。

  基金成拿券通道 “金主”可能另有其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2012年出现亏损后,焦作万方今年业绩明显改善。此次增发募集资金涉及的两台发电机组已经先后投产,降低了公司用电成本,再加上政府补贴,一季度盈利7097.73万元。同时,焦作万方还预计今年1月~6月净利润在7000万元~9100万元之间,比上年同期增长60.36%~108.46%。

  表面来看,近期一系列主动“买套”的行为是基金公司冲在一线,实际上,很多时候基金充当的角色只是信托拿券的通道,而在基金和信托背后,“金主”可能另有其人。

  对上述业绩预测,马东洋称仍属较谨慎的估计,公司方面考虑了铝价波动和新发电机组是否平顺两方面因素,可能最终的情况还要好一些。

  在上述西部上市公司的定增中,实际持有其定增股份的是华鑫信托慧智投资29-32号结构化集合资金信托计划,4个信托计划通过此次定向增发最终获得该公司15.31%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从华鑫信托官网可以发现这4个信托计划的信息显示,推介期均为今年11月4日-11月7日,成立日期均为11月7日,与基金参与第一、三轮追加发行日(11月4日、6日)时间重叠,业内人士分析,华鑫信托的这4个信托计划很有可能是为参加定增而“定制”的。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另一个巧合的是,在刚泰控股的定增中,华鑫信托又一次出手4只产品。根据刚泰控股定增公告,实际参持股的是华鑫信托-东源9-12期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华鑫信托官网的信息显示,除第9期产品成立于10月10日以外,其余3只均成立于10月25日,刚泰控股定增的申购报价阶段为10月28日-30日,似乎也有意布局刚泰控股的定增。

  业内人士认为,在刚泰控股的定增中,其中“东源”可能是东源(天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国证券报记者在东源投资官网发现,其定向增发项目基金标的中,的确包括刚泰控股、亿利能源,此外还有美达股份和佰利联。东源投资的定向增发项目型基金产品是由东源投资发起、投资于单个定向增发项目的基金,目前总投资规模超过40亿元人民币。如此看来,若华鑫信托-东源9-12期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确是东源投资的定增基金产品,那么可能是刚泰控股定增的定制产品。

  对于定增中基金、信托之间的角色界定,有基金公司子公司人士表示,现在基金公司的定增产品多数不是靠发行主动的资产管理计划,而是以通道为主。“通过信托或其他资管先行融资,前端已经谈好了,基金只是作为一个通道,就是拿票的。”该人士透露,即使看似主动“买套”,基金公司风险也不大,客户和资金都是信托的,子公司只是作为通道,如果出现亏损,也会由信托去解决。然而基金子公司做定增的主动管理,面临风险会较高。

  既然定增的资金不是由子公司口袋里掏出来的,那么,谁来承担“买套”的亏损?从公开信息可以发现,有其他资金参与此类定增投资。如浙江龙盛今年一季报公告显示,该公司在今年1月22日与杭州九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关于浙江昆仑创元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出资协议》,对昆仑创元投资3800万元,参与其认购华鑫信托设立专项投资于山西焦化定向增发的信托计划。又在今年3月15日与杭州九智投资签订《关于浙江昆仑创元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入伙及认缴出资的协议》,公司对昆仑创元投资4650万元,参与其认购基金设立的专项投资于梅花集团定向增发的慧智投资8号结构化资金信托计划。由此计算,今年一季度浙江龙盛参与定增投资至少8450万元。根据浙江龙盛半年报,其投资昆仑创元的投资成本共计1.33亿元。

  “护航”定增 利益关联方或“兜底”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资本市场的游戏中也没有真正的“活雷锋”。

  对于参与西部上市公司定增信托产品的亏损,有信托业内人士透露,华鑫信托慧智投资29号-32号是固定收益产品,即便出现亏损,由于设置了相应条款,到期后给投资者的仍会是固定收益。一般此类定增信托产品,100万元的资金收益大概在9%左右。

  该信托人士所称的“相应安排”,一般指的是信托与利益关联方之间达成协议,如有的大股东将股权质押给信托或作为劣后资金进入信托计划。前者是上市公司股东先将股票质押给信托,然后信托再参与定增,保证定增完成,一位基金子公司人士介绍,此举俗称“暗保”。

  大股东“护航”定增的案例,从上市公司公告中有迹可循。3月19日,梅花集团公告称,第一大股东孟庆山于3月15日将其持有的2.54亿股限售流通股质押给华鑫国际信托,作为其向华鑫信托融资的担保。而几天之后,华鑫信托便通过基金以有限合伙的形式参与梅花集团定增。

  中国证券报记者从一份有关慧智投资8号(即慧智投资8号结构化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产品资料中发现,该信托计划为一款结构化产品,优先级、A类劣后级、B类劣后级之比为10:1:1,优先级享有8.5%的固定收益。梅花集团实际控制人孟庆山承诺担保:至信托计划成立之日起满23个月之日,如受托人从资管计划(扣除资管计划运作费用之前)获得的年化投资收益低于12.5%,则孟庆山将在10个工作日内进行差额补足。孟庆山为履行上述义务,将其持有的部分股票质押给华鑫信托,质押股票实际数量不低于本信托计划投资的券商或基金资管计划实际认购标的股份的股票数量。

  如若该材料信息属实,就意味着,即使华鑫信托的这款产品“被套”,最终也是由大股东补足差额,此前的股权质押就属于信托计划的一种增信方式。

  近日,上市公司再现定增“接连”股权质押。金科股份10月26日公告定增修订稿,定增价格确定为10.81元,然而其二级市场股价随后逐渐走低,显著“倒挂”。接着,该公司11月14日公告,其股东将股权质押给信托公司,其中黄斯诗、黄星顺在11月12日分别将其持有的240万股、204万股限售流通股质押给华鑫国际信托。业内人士分析,该公司净负债率已经高达126%,质押此举可能是股东质押融资来缓解资金压力,也可能是为了之后的定增得以成行而“铺垫”。

  有基金公司产品人士分析,除了质押增信,信托也可能要求利益关联方直接以资金形式来“兜底”,例如,定增产品设计为结构化形式,分A、B级,其中B级由利益关联方承担,A级享受固定收益,如果到期出现亏损,由利益关联方的资金来补贴A级。即使主动“买套”,被套住的既不是基金、信托,也不是A级出资人,而是作为B级的利益关联方。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