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稻生产全程机械化踏出最后一步,桦川水稻钵

作者:农业

图片 1

眼下正值水稻播种时期,近年来,随着钵育摆栽技术逐渐被推广,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桦川县越来越多的水稻种植合作社和种植大户选择采用钵苗播种机进行流水线播种作业。

新型自走式水稻育秧机在江苏靖江投产

满栽秧一两家,芒种插秧满天下。这段时间,水稻插秧机活跃在大江南北的水田里,“一踏水田两脚泥,弯腰屈膝把秧插”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但是,这离水稻生产全程机械化还有一步之遥。

近年来,随着水稻种植面积逐渐增多,新型农机具的使用越来越广泛。在桦川县创业乡小堆丰村,农民李德文的一项农机具发明将水稻摆盘效率提高了十几倍,解决了大伙儿在春耕生产中效率低、用工贵的难题。

在星火朝鲜族乡五良纯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的育秧大棚前,工人们将与播种机配套的秧盘放在钵苗播种机上,经过机械运行后就完成了播种、覆土任务,再把播种后的秧盘放在苗床上,就完成了整个播种工作。据合作社生产负责人介绍,去年他们采用钵苗播种机育秧,插秧后不用缓苗就可以生长得很好,并且省工、省时、增效益。过去,一台钵苗播种机需要7个人,现在将两台机器并到一起,还是用7个人。自从用了钵苗播种机,7个人一天能扣5000左右盘,是过去效率的2倍,并且钵体摆栽机的秧盘可以重复利用。

永涛实业工作人员用自走式育秧机为农户育秧

“水稻插秧机开起来跟拖拉机一样轻松,效率也很高。不过机插秧育起来可就麻烦了,太耗人工。”吉林省前郭县新立乡农民孙景说,为了符合机械操作要求,机插秧必须是毯状苗。这需要在专用的秧盘里厚薄均匀地铺上一层土,撒上一层种子,覆上一层土,再一盘一盘地摆放整齐。

在创业乡小堆丰村的水稻育秧大棚,村民们正在为水稻摆盘做着准备。一台正在作业的农机具吸引了记者的目光,它叫水稻秧盘覆土机轨道,设计者就是村里小有名气的农民发明家李德文。

据了解,采用钵育摆栽技术不但可以提高工作效率,而且每公顷产量比普通种植方式要高2000斤左右。创业乡西冯村北鑫农民专业合作社今年种植土地2250亩,其中一半的种植面积也采用了钵苗播种机进行播种。藏文龙 孙丹秋

小满栽秧一两家,芒种插秧满天下。这段时间,水稻插秧机活跃在大江南北的水田里,“一踏水田两脚泥,弯腰屈膝把秧插”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但是,这离水稻生产全程机械化还有一步之遥。

孙景曾是一个水稻种植大户,有450亩地,每年要育2万盘秧苗,雇人帮工就要花1万多元,他很是心疼。2011年春季育秧结束后,他发现有好大一块地没长秧苗,把秧盘的土扒开一看,原来雇工没撒种子。面对妻子的不停抱怨,忠厚老实的孙景颇为无奈:“也不能全怪人偷懒,这活实在太苦了,尤其是摆放秧盘得一直蹲着,有人累得跪在地上摆。一天干下来,炕都上不去。”

提起老李研发这台机器的初衷,还要从他十年前的务农经历说起。当时,桦川县普遍推行水稻大棚育秧,许多农户为了采用标准化的秧盘覆土机,只能自行铺建轨道,采取人工拉拽的方式进行水稻摆盘作业。

责任编辑:王伟

“水稻插秧机开起来跟拖拉机一样轻松,效率也很高。不过机插秧育起来可就麻烦了,太耗人工。”吉林省前郭县新立乡农民孙景说,为了符合机械操作要求,机插秧必须是毯状苗。这需要在专用的秧盘里厚薄均匀地铺上一层土,撒上一层种子,覆上一层土,再一盘一盘地摆放整齐。

于是,插秧一结束,有着十几年大型农机驾驶和维修经验的孙景萌生了制造育秧机的念头。他发现市场已经有了售价高达七八万的进口育秧机,能够像流水线一样完成铺土、撒种、覆土三道工序。但机器是固定在地面的,搬运秧盘这个最耗人工的环节没有解决。

李德文告诉记者:“这种办法既费人工又没有工作效率,我就琢磨能不能有点别的招儿呢?”

孙景曾是一个水稻种植大户,有450亩地,每年要育2万盘秧苗,雇人帮工就要花1万多元,他很是心疼。2011年春季育秧结束后,他发现有好大一块地没长秧苗,把秧盘的土扒开一看,原来雇工没撒种子。面对妻子的不停抱怨,忠厚老实的孙景颇为无奈:“也不能全怪人偷懒,这活实在太苦了,尤其是摆放秧盘得一直蹲着,有人累得跪在地上摆。一天干下来,炕都上不去。”

不过,这种流水线式育秧机的工作原理也给了孙景很大的启发,他想:要是将种子和基土混拌均匀投到一个进料箱中,将三道工序合到一起,机器体积就能缩小三分之二,就可以给机器装上轮子开到地里边走边制做秧盘。

当了一辈子木匠、电工的李德文,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对发明创造却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热情,研发一台高效水稻秧盘覆土机轨道一直是他的最大梦想。十年中,老李多方查阅资料、调研学习,对老式覆土机轨道进行了动力改良和升级。

于是,插秧一结束,有着十几年大型农机驾驶和维修经验的孙景萌生了制造育秧机的念头。他发现市场已经有了售价高达七八万的进口育秧机,能够像流水线一样完成铺土、撒种、覆土三道工序。但机器是固定在地面的,搬运秧盘这个最耗人工的环节没有解决。

有了这个想法,孙景买上一堆材料便开始研制自走式育秧机,请当地机械厂帮忙画了图纸,他敲敲打打造出了一台样机。“虽然存在着不少问题,比如链轮传动不耐用、没法转弯要人抬、秧盘均匀度不够,但基本上实现了我的设想。”孙景回想起来还是很开心,随后干脆地也不种了,一门心思研制育秧机。

李德文研发的新型水稻秧盘覆土机轨道以手摇链轨传导为动力,大大减少了水稻育秧的劳动强度和种植成本,成为了广大农民兄弟的好帮手。

不过,这种流水线式育秧机的工作原理也给了孙景很大的启发,他想:要是将种子和基土混拌均匀投到一个进料箱中,将三道工序合到一起,机器体积就能缩小三分之二,就可以给机器装上轮子开到地里边走边制做秧盘。

毕竟,孙景连初中都没毕业,有许多技术难题始终解决不了,比如铺盘速度与机器行走速度保持一致。2013年,江苏永涛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涛到吉林开拓水稻插秧机市场,听说之后便邀请孙景举家搬到江苏靖江,与永涛实业技术团队合作研发。“老孙是一个懂机械的农民,懂得水稻生产的农艺环节,有了他的参与,这种育秧机才能更接地气,才能更好地满足农民需要。”陈涛道出合作的原委。

创业乡小堆峰村村民刘廷军算了一笔账:“假如这一栋大棚2500盘,用这个机器俩人一天基本上能码完,没有这机器就得五个人码,得多花600元。”

有了这个想法,孙景买上一堆材料便开始研制自走式育秧机,请当地机械厂帮忙画了图纸,他敲敲打打造出了一台样机。“虽然存在着不少问题,比如链轮传动不耐用、没法转弯要人抬、秧盘均匀度不够,但基本上实现了我的设想。”孙景回想起来还是很开心,随后干脆地也不种了,一门心思研制育秧机。

“现在水稻耕、种、管、收、烘都实现了机械化,要是自走式育秧机能研制成功,水稻生产全程机械化就能走完最后一步。三年来我们试验失败了很多次,但从来没有动摇过。”陈涛说,最后在扬州大学科研人员的参与下攻克技术难题,实现了育秧机的自走铺盘功能,这在国内外都是领先的,目前已通过江苏省新型农机产品的鉴定。

最初的轨道采用手工零件制造,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它的使用寿命和工作效率。为此,李德文通过与机械加工厂家合作,定制标准零件,实行批量生产,并申请了国家专利。

毕竟,孙景连初中都没毕业,有许多技术难题始终解决不了,比如铺盘速度与机器行走速度保持一致。2013年,江苏永涛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涛到吉林开拓水稻插秧机市场,听说之后便邀请孙景举家搬到江苏靖江,与永涛实业技术团队合作研发。“老孙是一个懂机械的农民,懂得水稻生产的农艺环节,有了他的参与,这种育秧机才能更接地气,才能更好地满足农民需要。”陈涛道出合作的原委。

秧机好不容易研制出来,怎么让农民接受又是一个难题。陈涛、孙景带着员工找上门替农民育秧,还承诺育秧失败就全额赔偿,这才有农民答应试用。“起初心里没底,但是秧育一出来我们就高兴了,秧苗整齐均匀比纯人工育的还好。”靖江市斜桥镇夏四农机服务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宋旭贤说,我一下子就买了2台,不到10个人用了1个星期就完成了1600亩地的育秧工作。而往年,每天需要雇四五十个人干上半个月才能育完,要花费五六万元。

李德文说:“去年才起的专利,去年做了100套,全卖出去了,后期供不应求了。今年我又继续做,做出了200套。”

“现在水稻耕、种、管、收、烘都实现了机械化,要是自走式育秧机能研制成功,水稻生产全程机械化就能走完最后一步。三年来我们试验失败了很多次,但从来没有动摇过。”陈涛说,最后在扬州大学科研人员的参与下攻克技术难题,实现了育秧机的自走铺盘功能,这在国内外都是领先的,目前已通过江苏省新型农机产品的鉴定。

“用这个机器省钱的地方还多着呢!”宋旭贤接着给记者算账,现在育秧年轻人不愿干也不会干,上年纪的干不动,往往保证了不了质量;而流水线式的育秧机依然耗人工不说,还必须用硬盘,一张要五六元。而这种自走式育秧机用的是软盘,一张只要两三毛,秧盘省的钱就是一大笔。1台要4万元,只要有300亩地就可以买上1台。

近两年,李德文的发明逐渐得到农民兄弟的认可,但他通过研发农机具的收入却依然微薄。虽然家人很不理解,但老李还是倔强地坚持着为农民兄弟服务的初衷,继续坚持下去。

育秧机好不容易研制出来,怎么让农民接受又是一个难题。陈涛、孙景带着员工找上门替农民育秧,还承诺育秧失败就全额赔偿,这才有农民答应试用。“起初心里没底,但是秧育一出来我们就高兴了,秧苗整齐均匀比纯人工育的还好。”靖江市斜桥镇夏四农机服务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宋旭贤说,我一下子就买了2台,不到10个人用了1个星期就完成了1600亩地的育秧工作。而往年,每天需要雇四五十个人干上半个月才能育完,要花费五六万元。

据测算,1台自走式育秧机配3个人即可,1个放料,2个放置秧盘。用最低档位,每小时都可以制作800~900盘,顶得上十七八个人的工作量。“我国尚无自走式育秧机,我们希望早日能进入国家农机购置补贴目录,造福更多农民。”陈涛说。

在农村,像老李一样懂技术、有文化、会经营的新型农民正逐渐成为推进全县农业现代化发展的新生力量,孜孜不倦,不懈创新地奋斗在全民奔小康的道路上。毛宪奎 刘阳 记者 孙丹秋

“用这个机器省钱的地方还多着呢!”宋旭贤接着给记者算账,现在育秧年轻人不愿干也不会干,上年纪的干不动,往往保证了不了质量;而流水线式的育秧机依然耗人工不说,还必须用硬盘,一张要五六元。而这种自走式育秧机用的是软盘,一张只要两三毛,秧盘省的钱就是一大笔。1台要4万元,只要有300亩地就可以买上1台。

据测算,1台自走式育秧机配3个人即可,1个放料,2个放置秧盘。用最低档位,每小时都可以制作800~900盘,顶得上十七八个人的工作量。“我国尚无自走式育秧机,我们希望早日能进入国家农机购置补贴目录,造福更多农民。”陈涛说。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