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产品质量安全管理条例,没有标识将禁入批发

作者:政策资讯

核心提示: 记者 薛江华 20日,广东省政协主席黄龙云率队来到佛山,开展关于加强广东鲜活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的建议系列重点提案督办

核心提示:在今年的广东省两会上,民革广东省委以及黄樟翰、梁志鹏等9位委员提交了关于加强鲜活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的系列提案。广东省政协决

核心提示:昨日,广东省政协主席黄龙云率队到佛山开展“关于加强我省鲜活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的建议”系列重点提案督办调研活动。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中国水产门户网据南方日报消息,昨日,广东省政协主席黄龙云率队到佛山开展“关于加强我省鲜活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的建议”系列重点提案督办调研活动。记者获悉,为确保水产品质量安全,广东拟出台《广东省水产品质量安全管理条例》,推动渔业重点市、县、乡镇设立水产品安全监管机构。 在今年的省“两会”上,省民革以及黄樟翰、梁志鹏等9位委员提出了“关于加强我省鲜活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的建议”系列提案。省政协常委会决定该提案由黄龙云督办。 探索将监管力量延伸到基层 提案指出了影响广东水产品安全的种种隐患。省海洋与渔业局局长郑伟仪也坦言,我省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工作起步晚、基础差、任务重、难度大,目前存在不少突出问题。如,监管力量薄弱。目前,全省仅6个地级市和8个县、区主管部门有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科,总在编人员仅15人,全省乡镇一级的监管机构则基本上是空白。与此同时,监管对象庞大复杂。我省水产养殖以个体为主,全省核发养殖使用证就有9万多户。大部分养殖户安全生产意识淡薄。水产品从塘头到餐桌环节较多,增加了监管难度。 监管制度方面,目前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的主要依据是《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其内容对水产品的流通规定不多,对运输环节的监管规定几乎空白。同时,水产养殖投入品的管理体制不顺,渔药、渔用饲料等养殖投入品是影响水产品质量安全的重要因素,其生产、经营管理职能不在渔业管理部门,难以从源头上制止乱用违禁药物行为。 对策:针对这一问题,郑伟仪表示,将健全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体系,推动渔业重点市、县、乡镇设立水产品安全监管机构,配备监管人员。非渔业主产区适当增加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力量,确保水产品质量有人管、有人抓。探索在全省75个乡镇水产技术推广站加挂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站牌子,推进设立水产品质量安全信息员制度,将监管力量延伸到基层。 郑伟仪说,下一步将完善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政策法规体系,推动出台《广东省水产品质量安全管理条例》,进一步明确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职责。推进实施水产品质量安全“黑名单”制度,严查严处使用违禁药品企业和个人。 将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经费纳入预算 此外,监管经费严重不足。我省水产养殖产量居全国首位,省里虽然有专项资金,但仅为水产养殖产量排在第7位的江苏省的60%。市、县及财政安排专项资金总共不到500万元,难以保证工作需求。 对策:对此,郑伟仪表示,将推动各级财政将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工作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适当增加省级水产品质量安全专项资金规模,重点扶持检验检测体系、信息化管理体系、监管体系建设以及开展基础研究、日常抽检和监督执法等。 无标识水产品禁入批发市场 市场准入制度也不成熟。由于检验检测体系建设严重滞后,未能对进入市场的水产品实施全面抽检。虽然法律要求批发市场对入市的水产品实施自检,但是需投入大量资金,经营者难以承受。目前在准入检测方面做得比较好的市场、超市也仅仅停留在甲醛的检测上,对于孔雀石绿等有毒有害物质的检测很少。 对策:“我们将强化水产品产地监管和市场准入。”郑伟仪表示,将加大对水产品批发市场监管力度,做到“两不准”,即没有标识的水产品不准进入、没有质量安全合格证明的水产品不准进入。加强水产品经营的台账和标识管理,逐步实现进入市场的水产品“来历说得明、质量信得过”。

记者 薛江华

在今年的广东省两会上,民革广东省委以及黄樟翰、梁志鹏等9位委员提交了关于加强鲜活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的系列提案。广东省政协决定该提案由主席亲自督办。

20日,广东省政协主席黄龙云率队来到佛山,开展“关于加强广东鲜活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的建议”系列重点提案督办调研活动。记者从调研活动中获悉,广东将出台水产品质量安全管理条例,推动渔业重点市、县、乡镇设立水产品安全监管机构。

据人民政协报报道,日前,广东省政协主席黄龙云率队来到佛山,开展“关于加强鲜活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系列重点提案督办调研活动。据悉,为确保水产品质量安全,广东省政协力推政府出台《广东省水产品质量安全管理条例》,建议渔业重点市、县、乡镇设立水产品安全监管机构。

目前,全省仅6个地级市和8个县、区主管部门有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科,总在编人员仅15人,全省乡镇一级的监管机构则基本上是空白。与此同时,监管对象庞大复杂,全省核发了养殖使用证的个体户就有9万多户。水产品从塘头到餐桌环节较多,增加了监管难度。

对提案指出水产品安全隐患问题,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局长郑伟仪坦言,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工作起步晚、基础差、任务重、难度大、监管力量还很薄弱。目前,广东全省仅6个地级市和8个县、区主管部门有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科,总在编人员仅15人,全省乡镇一级的监管机构则基本上是空白。与此同时,监管对象庞大复杂。

针对这一问题,省海洋与渔业局局长郑伟仪称,将健全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体系,推动渔业重点市、县、乡镇设立水产品安全监管机构,配备监管人员。非渔业主产区适当增加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力量,确保水产品质量有人管、有人抓。探索在全省75个乡镇水产技术推广站加挂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站牌子,推进设立水产品质量安全信息员制度,将监管力量延伸到基层。

为此,委员们建议,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要完善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政策法规体系,推动出台《广东省水产品质量安全管理条例》,进一步明确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职责。推进实施水产品质量安全“黑名单”制度,严查严处使用违禁药品企业和个人。对进入市场的水产品实施全面抽检。加大水产品批发市场监管力度,做到“两不准”,即:没有标识和质量安全合格证明的水产品不准进入。加强水产品经营的台账和标识管理,逐步实现进入市场的水产品“来历说得明、质量信得过”。

郑伟仪还表示,将推动各级财政将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工作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适当增加省级水产品质量安全专项资金规模,重点扶持检验检测体系、信息化管理体系、监管体系建设以及开展基础研究、日常抽检和监督执法等。

郑伟仪透露,下一步将完善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政策法规体系,推动出台《广东省水产品质量安全管理条例》,进一步明确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职责。推进实施水产品质量安全“黑名单”制度,严查严处使用违禁药品企业和个人。

“我们还将强化水产品产地监管和市场准入。”郑伟仪表示,将加大水产品批发市场监管力度,做到“两不准”,即没有标识的水产品不准进入,没有质量安全合格证明的水产品不准进入。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